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木叶养猫人_ 第二百六十章 入根【求月票】-

时间:2021-06-23 12: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槿木槿木小说木叶养猫人 第二百六十章 入根【求月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结界班!

    八门遁甲第七门,惊门!

    全身被蓝色蒸汽所包裹的舍人,以别人所无法预料的速度骤然穿过人群,来到结界班云忍身旁。

    当着他的面,一拳将拦截在面前的屏障轰碎,与之一起的,还有那隐藏在结界之后的云忍本身。

    看不见的空间封锁因为这一处的破碎,就此坍塌。

    那种对空间信手捏来的掌控再次回到舍人手中。

    三代雷影以及艾稍晚一步来到他的面前,紧紧地盯着他,感受着他的身上的气流波动,以及之前那一刹那,就连三代雷影都为之惊叹的速度。

    要不是刚才这里的空间的确是封锁着,三代雷影甚至都要认为舍人刚才那是时空间忍术,而不是纯粹的速度。

    但有时候,事实就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一手,拥有这样实力的你,确实不应该被团藏这么一个阴险小人所掣肘。”三代雷影沉声道。

    现在结界已破,他再想将舍人留下,已经不太现实。

    而且令他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危险境地中,舍人居然还隐藏着底牌,这包裹全身的蓝色气流,以及刚才那一闪而逝堪比飞雷神之术的速度,都说明了这个状态下的舍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尽管心中不忿,但对于他的实力,三代雷影却是认可了。

    二尾的人柱力能做到这种程度,也不算时堕了云隐村二尾的名头。

    舍人身上的蓝色气流缓缓消散。

    八门遁甲最后一个开启后还能关闭的门,第七门惊门。

    他周身的蓝色气流,其实是全身的汗液蒸发后所产生的蒸汽,这种状态下的他,身体的感觉会变得非常清晰,只要稍微触碰,就能感受到刺痛。

    这第七门,也是第一次开启,是在上次万花筒开启触发千手柱间细胞觉醒后,才确定自己应该能承受住八门遁甲第七门开启后所产生的影响和副作用。

    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就使用,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开启第七门惊门,也不一定就能干掉三代雷影和他的儿子艾。

    如果没有干掉他们,那他接下来所需要面对的,可就是数千名云忍的围攻。

    他也不是宇智波斑,不可能一人独战这么多的忍者,就算是二尾人柱力,也会有查克拉被消耗干净的一天。

    如果是九尾人柱力倒是勉强可以尝试一下,但二尾的查克拉和九尾的查克拉差距,中间夹杂着好几只八尾呢。

    所以,舍人将这最后的八门遁甲当成了自己出其不意的一次攻击。

    让他们因为须佐能乎即将破裂,舍人自己即将失去防御力,这种内心松懈产生松动的瞬间,就是他突围的最佳时机。

    事实证明,八门遁甲的第七门惊门并没有让他失望,就算是三代雷影也没能及时地反应过来。

    结界破碎,周围的空间已经恢复。

    恢复平静的舍人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云忍,在三代雷影以及他的儿子艾身上停留片刻。

    以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为中心,空间开始扭曲。

    “这次放过你们。”

    舍人留下一句狠话,整个人就此消失。

    三代雷影的儿子艾想要阻拦,却被三代雷影伸手拦住。

    “老爹?”艾略带诧异地问道。

    对方身上可是有着他们云隐村的战争兵器之一的二尾,他们今天布下这么一个局,目的不就是为了将二尾留下吗?

    却只看到三代雷影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讥笑。

    “团藏拿我们当刀使,想要我们帮他排除异己,那是在我们认为这件事情并不难,同时还能取回二尾的前提下,可这个木叶苍猫的实力明显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没有万全准备的情况下,我们两个...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被换掉...”

    “我们?”艾表情一惊。

    三代雷影点点头,“刚才的感觉不会错的,他那种蓝色蒸汽状态下给我的威胁,比八尾还要恐怖,甚至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有什么底牌。”

    “这么强...”

    艾的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受到一些冲击的。

    舍人是与他很早之前就竞争过的人,从最开始的忍者学校毕业,再到后来的中忍考试,以及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开启。

    可是一次次,明明他在疯狂变强,却感觉与舍人的差距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对于自己儿子的想法,三代雷影当然也是清楚的。

    “这次就让我们看看木叶的好戏吧,团藏偷鸡不成,不知道会不会失把米,甚至更惨...

    木叶的高层真的是稀烂的操作。

    从几年前的木叶白牙到木叶三忍,被逼死的逼死,离村的离村,就只剩下大蛇丸和自来也勉强支撑,现在好不容易又出现了一个黄色闪光和一个木叶苍猫,战争还没结束,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卸磨杀驴,除掉苍猫。

    这管理水平...也算是一次次地给我们机会。”

    三代雷影满脸嘲讽,从刚才舍人离开时的眼神就能看出,这次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

    就看猿飞日斩那个老家伙怎么破解了,一个不好,木叶可就雪上加霜了。

    云忍营地的角落中。

    “诶?这都没能杀掉吗?这个木叶苍猫的实力还真恐怖,不愧是斑所看重的人啊...”白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轻佻,不过他的惊讶却不是装的。

    这里可是有几千名云忍,再加上三代雷影,实力并不逊色很多的他的儿子艾,以及完美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就这样的状态,还能逃走?

    空间封锁都用上了。

    “刚才那是...须佐能乎?”但黑绝的注意力明显和白绝的注意力不在一个点上。

    他看到舍人使用出须佐能乎后,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宇智波斑,居然还有人能使用须佐能乎?

    万花筒写轮眼?

    哪里来的?

    由于这里的云忍太多,再加上结界笼罩,他们根本不敢靠近观察,所以对于舍人的眼睛究竟是怎么样的,黑绝并没能看清楚。

    他只确定一点,舍人所使用的绝对是须佐能乎无疑,哪怕只是初始形态,那也是须佐能乎。

    “这个家伙...从哪里弄来的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一族除了斑和带土外,还有人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吗?”黑绝喃喃道。

    “万花筒写轮眼?就是带土的那只看起来很奇怪的眼睛吗?为什么我感觉这个人用起来...好像比带土厉害啊?”

    听到白绝的疑问,黑绝神情一滞。

    这才是他所重视的,舍人不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却能这样使用万花筒写轮眼。

    最重要的是,舍人体内可是也移植了不少的千手柱间的细胞啊。

    想到这里,黑绝的眼睛缩了一下。

    “在身上同时集齐了阿修罗和因陀罗的力量,这是...森罗万象?这个舍人究竟是谁?他是误打误撞还是有目的的行为?

    不行!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斑,不能再这样下去,他这是在养虎为患,这么一个未知数的存在,应该及时销毁。”

    黑绝心中立刻做出了决定,一定要将舍人的利害关系告诉宇智波斑,让他在对方还未完全成型之前,扼杀掉。

    也不管白绝是不是想要继续停留,黑绝直接控制身体缓缓下沉。

    “诶,别急啊,难道出来一次...”

    ...

    通过神威逃离云忍大军的营地。

    舍人沉着脸。

    不过他并没有一下子头脑发热直接行动。

    而是在离开云忍的营地后,先用通灵之术召唤出数只猫,交代给了他们很多事情后,才使用事先所留下的飞雷神术式,全速朝着木叶赶去。

    尽管心中充斥着怒火,不过他的脑子此刻却是非常清晰。

    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可能这并不是他本身想要做的,也不是他一直隐忍到现的目的。

    只是,他也是一个人,有些有肉的人,有的时候,就应该冲动一下,大不了就为自己的冲动买单。

    月光照耀下,一个面色阴沉的人,出现在木叶外的树林中,这里他有留下过飞雷神术式。

    飞雷神之术,他只掌握了第一段,静态瞬间移动,并且这距离还不能很远。

    不过这却并不影响他的使用。

    身影再次闪烁,消失在树林中,出现时,已经是木叶内。

    所谓的围墙,所谓的结界,只要不是封锁空间,在飞雷神之术面前,就是摆设。

    木叶,这个当初被他当成庇护所,当成港湾,当成家的地方。

    却因为一次次的事情发生,距离他越来越远。

    进入木叶后,没有丝毫停留,直奔根部所在。

    本来,舍人一直忍着团藏,是想在自己成为火影后再拿捏他,毕竟根部的一切权利都来自于火影,只要自己成为四代,将根部连根拔起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可惜,他能一直忍,有的人却是忍不下去了。

    雨之国的任务对方就想要借助山椒鱼半藏的实力对自己下手,却因为长门轮回眼的爆发而阻止。

    本来舍人还希望猿飞日斩能给自己一点公道,没想到他只是以战争还未结束,根部需要继续存在的理由让自己暂时放下仇恨。

    就因为根部正处于和岩隐村交涉的关键时刻,木叶不能停止。

    所以这一次,舍人不再准备通过猿飞日斩,他会自己解决!

    夜色中将感知能力完全开启。

    根部忍者的隐藏能力非常优秀,只是在他这样的实力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舍人化作了一个在月夜中灵活穿梭悄无声息的死神,围绕在根部基地周围的根部忍者,被他逐一击破。

    手中提着没有沾染丝毫血迹的圆舞刃,再次来到根部基地的入口,眼中冷光熠熠。

    在他脚下,倒着数具根部忍者的尸体。

    抬脚进入。

    在根部内,警报响起。

    处于根部最深处的团藏注意到这响起的敌袭警报,看着单膝跪在他面前,全身沾染着血迹的根部忍者,眉头紧皱。

    “你说,那个女孩跑了?你们一共出动了五名上忍实力的根部忍者,居然让那么一个看守店铺的普通女孩跑了?就你一个人活着回来报信?”

    说此刻团藏表情一脸漆黑,都算是夸赞他。

    “那个小女孩的实力不弱,最少也要上忍层次,并且拥有极强的封印术能力,再加上她身边还有一位能使用磁遁的强者...”那名根部忍者低着头,并未因为团藏生气而怯懦,只是机械地讲出了情报。

    他们的性命都是团藏的,不管他是否生气,是否要他们死,都不会影响他们的情绪波动。

    团藏沉默了,看着这在整个基地中响起的警报,并不慌张。

    缓缓站起身,“我知道了,磁遁忍者...你现在去找到猿飞日斩,让他带着整个暗部救援根部,就说...有敌人入侵!”

    “是!”那名根部忍者的身影缓缓消失。

    团藏杵着拐杖慢慢地朝着外面走去。

    “没想到这你都能逃回来,云隐村的三代雷影和数千名云忍,真的都是吃屎长大的。

    不过也好,既然你终于忍耐不住对根部动手,那么整个木叶就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团藏的脸上布满了寒霜。

    他已经不是一次逼迫舍人对他动手了。

    只要舍人敢对他动手,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木叶就再也容不下他。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舍人一直很克制。

    但克制了这么久,今天也终于是忍不了了。

    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木叶苍猫?呵——失去了木叶你什么都不是!”

    轰!!!

    记在他面前,整堵墙轰然倒塌,一个人手中提着一名挣扎着的根部忍者缓缓从灰尘中走出。

    正是舍人。

    只看见他左手抓着一名挣扎着的根部忍者的脖子,右手的圆舞刃轻轻地在他身上擦拭着,仿佛是有什么血迹需要擦干净。

    看见舍人,团藏的脸色严肃。

    他没想到舍人的速度居然这么快,才没过多长时间,就已经进入了根部最深处。

    虽说此时的很多根部忍者都在外面执行任务,特别是在雨之国和土之国内做任务,但根部也至少有着近一半的力量在防守中,不应该速度这么快。

    紧接着,团藏看到,舍人原本一直用白色面罩遮挡住的眼睛此时不加任何掩饰。

    猩红色的眼珠中,一个黑色的风车旋转着。

    灰尘缓缓散去,就看到在他身后,在他一路走过来的路上,一半人倒在地上的血泊中,另一半人则好似木头人一样僵硬地待在原地,无法动弹。

    “写轮眼...不!万花筒写轮眼!”

    团藏看到舍人的眼睛,眼中迸射出难以置信,紧接着,就是一种狂热的贪婪。

    他知道万花筒写轮眼的存在,因为在木叶有少量的非常隐秘的文献记载着,万花筒写轮眼的资料。

    当初的宇智波斑,之所以能和“忍界之神”千手柱间对抗,就是因为他有着万花筒写轮眼,一种凌驾于三勾玉写轮眼之上的更加强大的血继限界。

    团藏他对宇智波一族是既厌恶又敬畏,厌恶宇智波一族的存在,却又敬畏于宇智波一族的力量,特别是那凌驾于三勾玉写轮眼之上的力量。

    他也追求想要得到这样的力量,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勉强将自己的右眼撞上一只普通的三勾玉写轮眼。

    在就团藏脑中充满贪念的同时,他只感觉眼前事先一阵扭曲。

    幻术!

    心中一惊,立刻将自己的左眼闭上,仅留下右眼。

    一只虽然隔着白色的绷带,却依旧能看清的三勾玉写轮眼。

    众所周知,能与写轮眼抗衡的,就只有写轮眼。

    只是,写轮眼之间也是存在差距的,不是什么写轮眼都能与万花筒写轮眼抗衡。

    不可避免的,团藏被拉入了幻术中。

    血红色的周围环境,站在他面前的舍人满脸冷笑,手中抓着一根根楔子,不停地朝着他身上刺去。

    每一次这种被削尖了木头楔子插在身上,那种感觉非常清晰,仿佛全身上的触感全都被放大的那种感觉,深入骨髓的疼痛。

    团藏紧皱着眉头,忍受着疼痛,看着幻术中的舍人就像是在看着现实中的他。

    忍者疼痛说道:“我就说你的眼罩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日斩却不相信我,只是一味地袒护你,今天你终于暴露出来了!”

    “像你这种只知道龟缩在这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你一直所想着的,就是如何排除异己,一点点地将木叶变成你所想要的木叶。

    今天!就如你所愿!”

    舍人不再掩饰自己的眼睛,当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并未将团藏马上解决,因为他在等一个人的到来。

    “团藏大人!”

    几名从外归来的根部忍者看到舍人和团藏,立刻上来救援。

    幻术结束,团藏满头的冷汗。

    原本那个被舍人拎在手中的根部忍者,却已经换成了根部首领团藏。

    在舍人的手中剧烈地喘着粗气,显然是刚才的幻术对他造成的精神伤害不小。

    舍人就算带着团藏,速度也非常敏捷,几个闪身就躲开攻击,每一次圆舞刃的反击,都会造成一名根部忍者的倒地。

    “就你这种实力,也来管理木叶?

    整个木叶就是被你们这三个垃圾给一步步地推向衰败。”

    嘭——

    舍人掐着团藏的脖子一把将其顶在了墙壁上,冷声嘲讽着。

    “住手!”

    就在此刻,从根部的基地外,传来一声略显苍老的怒喝,以及细密的脚步声。

    都不用回头,舍人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猿飞日斩,那个他和团藏一直都在等着的人。

    缓缓收拢手的舍人停下了,给了团藏一点喘息的空间。

    “快住手舍人!不要再错下去!”

    猿飞日斩的声音中显得有些焦急。

    他没想到事情最后居然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舍人和团藏的矛盾居然真的到了大打出手的底部。

    “嗯?你在跟我说话吗?”

    停下手中动作的舍人嘴角酌着笑容,缓缓转过头,猩红的万花筒写轮眼中,黑色的风车一刻不停,冷冷地看着逐渐露出惊骇表情的猿飞日斩。

    (本章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