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_ 第838章 孩子一个接一个来?-

时间:2021-06-17 13: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烟火酒颂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838章 孩子一个接一个来?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菲利普行了礼之后,就平静脸走到莎莉贝斯身后。

    很合规矩,接下来就是女王带王储跟在场的人打招呼了,不过小正太发现母亲没有回应,心里很忐忑。

    莎莉贝斯看了池非迟一眼,收回视线,想了想,还是没有在这种场合提菲利普偷跑的事,见其他人看过来,对菲利普道,“跟我去跟大家打招呼。”

    不用问,菲利普这样肯定是加奈家儿子教的。

    菲利普点头,“我知道了,女王陛下。”

    莎莉贝斯突然有点心塞,虽然是该正式叫她女王陛下,但她就是觉得儿子这样让她心里很别扭,稳了稳心神,带着菲利普走向前台。

    象征性地打过招呼之后,莎莉贝斯收获一群人的问候,没有多留,带着菲利普离开。

    铃木园子和灰原哀就在女王进门后不久混了进来,等莎莉贝斯那群人离开后,铃木园子开始叽叽喳喳地跟池非迟说莎莉贝斯之前说的故事。

    无非也就亨利陛下是个优秀的人、亨利陛下和莎莉贝斯原来是一见钟情。

    说完,铃木园子才后知后觉地纠结道,“非迟哥,这些算不算是秘密?不过女王好像没有叮嘱我们不能往外说……”

    “不算。”池非迟平静道。

    亨利的才情在英国王室、高官、富商、贵族之间不算秘密,甚至还有人亲自感受过,至于一见钟情这种事,更是众所周知。

    他甚至比铃木园子听得更多,比如那位病逝的陛下是温和英俊的人,再比如亨利的父母关系微妙,婚姻似乎存在问题……

    真正不能往外说的秘密,女王不会跟任何人说。

    “不算就好……”铃木园子松了口气,又来了精神,“那我改天跟小兰说说,对了,非迟哥,我从德国回来带了两瓶酒,一瓶白天送给小兰带给她家糊涂老爸了,另一瓶送你做礼物,一会儿出去我让司机给你拿。”

    “谢谢。”

    “呃,别客气……”

    ……

    宴会厅大楼外的停车场。

    莎莉贝斯上了车,见车里除了开车的私人秘书就没别人了,这才看向坐到她身旁的菲利普,“菲利普,你今晚应该等我,然后一起进宴会厅跟大家打招呼,不该一个人进去,如果你遇到别有用心的人该怎么办?”

    菲利普心里紧张了一下,不过牢牢记着池非迟的话,回想着莎莉贝斯之前的交代和他父亲的处事态度和一些教育,认真道歉,“抱歉,让您担心了,以后我会留意、不会再冒失了。”

    对,他父亲说过,有错就要承认并道歉。

    莎莉贝斯:“……”

    她想说一句‘别这样,妈害怕’……

    “您放心,我会一直站在您身边的。”菲利普小脸认真道。

    莎莉贝斯抬手揉了揉眉心,“他跟你说了什么?”

    菲利普想了想,既然池哥哥没说不能告诉他妈妈,那就可以说的,“我跟他说妈妈好像讨厌我,他说不是,只是因为爸爸去世了,要做一个好女王,要让我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储,这样才对得起爸爸,就像我答应爸爸要保护妈妈和我的国家,我也想努力做到,这样才对得起他,所以妈妈不能难过,要很努力,也要对我很严厉……”

    莎莉贝斯沉默,静静听着菲利普用认真而坚定的语气说自己的想法,连菲利普的称呼忘了去留意。

    “我会和妈妈一起站在战场上,是一个没有硝烟和鲜血,但作为女王和王储要屹立的战场,要是做不好,妈妈会被人笑话,国家会被人笑话,子民会抬不起头来,”菲利普用自己的理解说着,“还有,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就是说,作为王储,就要承受责任的重量,对吧?我会努力的。”

    莎莉贝斯不由抬手摸了摸菲利普的头发,她好像一直觉得自己的孩子还不懂、还不到沟通什么是责任的时候,只想严格要求着,以为等菲利普长大就明白她的用心了,现在看来,她早该好好跟孩子说的,“然后呢?”

    “我还有件事想跟您商量……”菲利普凑近莎莉贝斯耳旁,低声道,“您说的我会认真记下并照做,但请每隔一段时间抽出一个小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您不做女王、不做父亲该做的事,只做我的母亲,作为王储的母亲,您要履行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

    莎莉贝斯:“……”

    理由绝杀,这很可以!

    菲利普想着自己该用的措辞,认真看着莎莉贝斯,“您意下如何?”

    莎莉贝斯忍住再次微妙的心情,“好……这些也是他跟你说的?还有什么?你看到我过来进门行礼的事,也是他教你的吧?”

    “嗯!”菲利普见莎莉贝斯答应,笑了起来,池哥哥果然没骗他,“他说上了战场就别退缩,不管什么时候,王储是不能慌张的,而且他说我不是小孩子了,而是愿意跟自己母亲站在一起面对风雨的小男子汉!”

    “他……说得对,”莎莉贝斯见菲利普笑得开心,还是忍不住警告道,“不过,我虽然答应你了,但如果你学得不好,我们一个小时的相处时间就要往后延。”

    菲利普连忙收敛笑意,“我知道了。”

    莎莉贝斯想了想,“菲利普,我也跟你商量一件事……”

    ……

    第二天的行程,就是大队伍四处逛。

    灰原哀再次体验了一下什么叫不是在换衣服、就是在换衣服的路上,不过看莎莉贝斯和其他人都一样,也就没什么好想的了。

    6月7日,下午四点,豪华列车皇家特快从东京出发。

    池非迟剩下的一张车票给了大山弥。

    大山弥既当真池集团高管,又当他的个人管家兼保姆,着实不容易,就当给大山弥放个带薪假,再附送一趟免费豪华列车旅行当犒劳。

    女王随行大队伍占据了一半车厢,剩下的是内部送出的票,离女王在的车厢比较近,之后又是正常售出的车票车厢。

    列车出发没多久上,莎莉贝斯让佣人去叫了池非迟和灰原哀去沙龙车厢喝下午茶。

    车厢里只有保镖、外交官和乘警,分布在车厢各处,没有待在莎莉贝斯附近。

    没那么多人盯着的女王换了身比较休闲的衣裙,气氛明显要轻松得多。

    “让非迟哥做菲利普王子的教父?”灰原哀有些惊讶。

    她家非迟哥才20岁,怎么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来?

    “是啊,”莎莉贝斯看向池非迟,“虽然菲利普出生的时候,已经从王室成员、我和亨利陛下上学时期的朋友中选了三个教父和三个教母,在他出生之后帮他洗礼,但我希望你能成为他第四个教父,只要我开口的话,还是能够被接受的,如果你愿意,我会在每年的爵位册封典礼上宣布这件事。”

    池非迟:“我拒绝。”

    莎莉贝斯:“……”

    被、被拒绝了?

    正殷切期盼的菲利普:“……”

    被拒绝了……

    灰原哀:“……”

    居然拒绝了,这很非迟哥。

    “为什么?”菲利普忍不住问道。

    莎莉贝斯想了想,“如果你不想被人盯着衡量做得怎么样的话,我也可以不向外公布,我不是想让你对菲利普进行宗教方面的教导,而是引导他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储。”

    灰原哀端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看了看池非迟。

    让非迟哥去教王子怎么做王储?

    联系昨晚女王提起的亨利陛下,她怎么觉得不对味呢?

    女王的邀请很诚恳,池非迟也说了实话,“我并非顾虑被世人盯着评价,至少不单是这样,我有教子,且只会有诺亚一个教子。”

    父母面对两个孩子,再怎么平衡态度对待,始终会有偏差的时候,更别说现在泽田弘树已经成了网络生命体,当他抱着菲利普去看街景的时候,泽田弘树心里会不会失衡?

    他不想去尝试,那个把他当成信仰的孩子敏感得很,从跳楼之后也多了一些强硬偏执,但他很赞同并欣赏。

    教子,他有泽田弘树一个就够了。

    再者,他也不适合做菲利普的教父。

    他得承认,他有野心,也偏执。

    英格兰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君主保持现在这样,做民众的精神支柱,不涉政,这样对发展才有利,而对于世界观还不稳定的小孩子来说,身边值得信任的大人就是学习模仿对象,搞不好教出一个想复辟帝制的极端份子,就算他不往那方面教,也不代表菲利普的性格不会跑偏。

    要是知道泽田弘树的前后变化,估计莎莉贝斯会后悔得想撤回自己提的提议。

    “诺亚?”菲利普疑惑看莎莉贝斯。

    “是非迟的教子,不过他已经去世了,”莎莉贝斯对菲利普解释完,又对池非迟道,“那孩子的事我听说过,他是一个优秀的天才,也是一个令人惋惜的孩子,既然你心里怀念着他,那我就不再提让你做菲利普教父的事了,但我随时欢迎你改变主意,或者……先做菲利普的老师怎么样?虽然他以后会去学校上学,但也可以有一个培养他别的兴趣爱好的老师。”

    她昨天一整天都在认真考虑这件事。

    她作为女性,再怎么严厉,也无法完全弥补一个孩子成长中对父亲方面的需要,随着菲利普长大,她这个做母亲的总会有一些问题无法跟儿子谈,至少没有男性沟通起来方便,所以她才考虑让池非迟做菲利普的教父。

    菲利普确实已经有三个教父了,但那三个人平时除了见礼、日常关切之外,没有谁发现菲利普的心事,或许是发现过,也或许菲利普说过,而那三个人不会想池非迟这么大胆,居然对王储成长指手画脚。

    偏偏,菲利普真正需要的恰好是一个能够有错就指出、能够让孩子当成父亲一样信任并倾诉心事、能够引导他孩子成为合格君主的男性长辈,而不是只会关心菲利普生日、成就、宗教信仰和行为举止过不过关的人。

    接触下来看,池非迟颜好会穿……咳,她才不是颜狗,只是她不可能给菲利普选一个连英国着装规矩都不懂的人做教父,个人长相肯定要端正耐看,英俊自然最好啦。

    而且池非迟性格沉着镇定,她虽然没有把池非迟跟自己的丈夫混为一谈,这是两个不同的人,她的丈夫无可替代,但她难免会对这类人抱有欣赏的态度。

    关键是,菲利普会听池非迟的话,那天晚上池非迟跟菲利普讲的那些话、给菲利普指点‘单独进宴会厅的解决方式’以及‘跟她谈一小时母子’找的切入点、对菲利普的引导,她都很欣赏并且有些佩服。

    解决问题就一招拿准命门绝杀,打她个措手不及,还是两次,她觉得菲利普需要这么一个教父。

    等爵位册封之后,池非迟是伯爵的第一继承人,会有一个勋爵的名头,再加上菲尔德集团在英国的影响力,让池非迟在菲利普六岁的时候做菲利普第四个教父,也不会有人反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